感恩病痛让我成为声波通络的传播者!

作为一名从事中西医临床工作几十年的医务工作者。在我的行医生涯中,曾经无数次为我亲眼目睹和经历的一个个故去的亡灵感到悲痛和惋惜;曾经因为勤奋和努力并没有挽救回他们的生命而感到愧疚和茫然;对于医学书本上学到的知识在与人体实际结合的过程中所出现的尴尬局面感到困惑。直到作为医生的母亲因不堪忍受过度治疗而选择离开人世,直到我经历了疾病的磨难,直到我尝试了那些痛苦的治疗过程。我才幡然醒悟:我们对于疾病形成的根结是否搞清楚了;我们对于疾病的治疗模式是否存在盲区或不足。今天,我将和大家分享我和声波通络结缘的故事:

我叫林虹,今年66岁,是一名中西医临床医生。

我是1998年发现患有全身性严重骨质疏松症的,当时我们医院为职工做体检,我们那一批200多个人中,我的骨密度指标是最低的。实际我几年前就已经有症状了,总是感觉很累,浑身没有力气,还饱受疼痛的折磨,一开始自己觉的是劳累导致韧带的劳损问题,没往骨质疏松上去想。到了98年年底的时候,我就经常走路摔跟头,走着走着老往右侧倾斜、丧失平衡;工作时,稍微持续一个固定的动作,就会感到口周、上肢、下肢、臀部有电击样的感觉;更严重时,给学生讲课,在黑板书写完后,当把头转过来时,虽然嘴在动,我都不知道我在给学生讲的什么,脑子里经常一片空白。有几次,我在医院里做门诊的时候,由于病人多,一上午都没有时间站起来,看病结束后,我想站起来,一下子就摔倒了,脑子里什么也不知道了。

1998年初,我的手发麻哆嗦的现象加重了,脸部肌肉也开始痉挛抽搐,以至于不能书写病历。同事们说,林大夫你的脸怎么了,我们都觉得很可怕。最后嘴也麻,口周边也麻,再往后发展到坐下不到三五秒钟的时间,如果不赶快站起来,下肢马上就麻木没有知觉。那时候上下班坐公交对我来讲就是一件极其痛苦而艰巨的事情,上车的时候如果前面没有人拉,后面没有人推,我根本上不去;上了公交车有座位也不敢坐,因为坐下后,到站时不能马上站起来,即使站起来也不能马上迈开步。更让我痛苦不堪的是不能大声说话或进行弯腰的姿势,否则会小便失禁。

病痛的磨难一个接一个,逐渐发展到背痛不能触碰,整个后背像冰块儿一样发凉。由于背痛,我只能趴着睡觉。到2002年的时候,我彻底不能工作了,开始漫长的求医路 。在北京有名的医院基本都进行过检查,结果是:整个脊柱的椎管都有不同程度的狭窄,韧带钙化、重度骨质疏松、强直性脊柱炎,几乎是“骨病大全”。这种情况无法手术,只能保守治疗。到了2004年,我躺在床上就不能翻身了,早上起来没有人拉着,根本起不来床。没办法,我就把被子卷成大卷,跟床基本平了,晚上我躺在床的最边缘,早上起来我就横着往床边挪,然后翻身背部朝上,才能慢慢爬起来,现在想想真是不堪回首。为此,我采用了很多办法,比如服用中西药、药物封闭、小针刀、点刺放血、按摩、理疗、牵引、外敷中药等等。总之,医院有的,社会上传说的,基本都用尽了。可是这些方法的作用都坚持不了多久,疼痛就又会找上我。我每天最害怕的是天黑,因为只要太阳一落山,我的疼痛就加剧,一夜又一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医院核磁检测结果:1.颈椎椎管狭窄;2.腰骶椎椎间盘突出;3.腰椎退行性脊柱炎;4.脊椎前后纵韧带钙化;5.重度骨质疏松;

真应了那句古话“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5年,就在我基本上已经对康复完全丧失信心的时候,在网上无意间发现了声波仪可以用声音疏通经络,可以补充能量,启动自愈功能。这个理论我觉得很新奇,就急不可待的买了一台回来,准备为自己做最后一搏!

使用声波前后虹膜及面色对比

使用的前2天,没有什么感觉。到第3天的时候,全身就像是有许多把刀子在割似的,每个部位都异常疼痛。虽然很疼,但是我感觉全身有力气了,精神也好多了,我太高兴了。到了第7天,我就能下床走路,背部也不那么凉那么痛了,从此,我结束了趴着睡觉的历史。

生活能够自理了,对于声波疏通经络的作用我更有信心了。随着使用时间的延长,我身体的许多疾病都消失了。尤其是2003年突然大咯血,到医院检查发现右肺中上(第二胁间)有一个比鸽子蛋大的圆形肿块儿,由于当时处于半瘫痪状态,也没有进一步检查,使用声波后消失了;再有就是40多年的便秘消失了,原来每次排便需要将近一个小时,后来只要有便意,几秒钟就能结束排便;继续使用几个月后,我在电脑前做文件,一呆就是几个小时,肢体不再麻木,小便不再失禁!

使用声波仪前后腰椎核磁对比:腰椎椎管被挤压现象得到改善,突出的椎间盘呈现回弹趋势。

我真正体会到生命被挽救后的愉悦和感激,我亲身感受到声波通络技术对身体的神奇作用。这个技术在我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我决定从主流医学的临床角色去接受自然医学、康复医学的理念模式,重新认识生命,重新认识疾病;志愿将推广声波通络技术事业作为自己后半生的使命;希望通过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去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人通过声波通络技术重获健康与幸福!

林虹老师作为代表接受北京市妇联领导授旗

至今我坚持使用声波仪已经13年了,从第一代声波技术到第三代声波信息技术,我既是声波的使用者也是声波信息技术研发的参与者与推广者,我亲眼看到了声波信息技术帮助无数人脱离苦海,我也看到了通过技术的革新,声波全息通络仪的靶向性调整越来越强,使用者能够越来越舒适地疏通经络、调理身体,我很骄傲,我很自豪!这些年,随着我身体状况愈来愈好,更加坚定了我要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尽可能投入到无限的声波通络事业推广之中,我也愿意承担更多“治未病,调已病”方面的相关工作,为“济世养生”做出自己的贡献。自2012年开始参与“健康早知道”和“脑卒中健康关爱计划”活动,进入社区做义诊服务,累计服务5000多人次;培训社区专家志愿者30多名;中医诊疗技术训练营累计培训店长120多名;撰写印刷3版声波通络知识蓝皮书;制作声波通络相关课件183个;下基层指导终端用户使用方法将近200次,现场指导大概20000人次;率领同德养生专家服务组成员回复全国各地报告单10000多份......

林虹老师带领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做脑卒中前期症状筛查


林虹老师在中医诊疗技术训练营授课


林虹老师在中医诊疗技术训练营合影留念

未来,推广声波通络技术依然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我依然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推广声波通络技术,帮助更多人、更多家庭,远离病痛,远离苦厄!